笑傲江湖故事背景

[挑战编辑部]已跟帖条,共0人参与2011-5-13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夜芯幽燃

  第三十一集

  弥留之际,定逸师太请求令狐冲接任恒山掌门,令狐冲发誓一定为师太报仇。 任盈盈从病中恢复,发现这些日子全都是仪琳在照顾,十分感激,二人对月谈心,甚是融洽。恰遇左冷禅和手下前来侵犯,几个人战成一团,左冷禅对仪琳痛施杀手,不得已,仪琳欲接下左冷禅这一掌,这时,田伯光赶来,推开仪琳,接下这一掌,身负重伤,眼看抵挡不住了,不戒和尚赶来,与任盈盈共同抵挡左冷禅,众人且战且退,田伯光带着仪琳逃跑,却遇到前来的陆柏,一阵乱箭,田伯光中箭,鲜血淋漓,二人到达对面的悬崖。临死之前,田伯光遗言要令狐冲把他归入恒山派,众人为有这样一位壮怀人物而唏嘘不已。华山上,一派喜气洋洋,正在为林平之和岳灵珊准备结婚所需物件。同时,令狐冲决定接任恒山派掌门,择日举行仪式,把帖子送往各大门派。华山思过崖,岳不群对着“辟邪剑谱”练功,意外发现了后洞,才知道令狐冲的武功是从这里学来的。

  第三十二集

  岳不群在思过崖演练“辟邪剑谱”,给前来报信的宁中则撞见,他赶忙把那袈裟扔到山崖下。宁中则觉得岳不群的武功阴气沉沉,心中生疑,岳不群老奸巨滑,巧言令色,反而要宁中则替其掩饰。袈裟落在正在练武的林平之身上,大喜,但看到上面写着“欲练此功,必先自宫”,失声痛哭。岳不群前来寻找袈裟,看到被林平之砍倒的大树,顿起杀意。林平之想先报仇,再结婚,权衡再三,最后还是决定先办结婚大吉。 恒山之上,令狐冲带领众弟子演练剑法,接任恒山掌门之日,各大门派纷纷道喜,任盈盈也派来许多江湖豪杰前来祝贺,日月神教派来贾布和上官云带来四十口箱子作为贺礼。仪式就要举行了,令狐冲似乎还在等待华山来人。陆柏带人前来扰乱,被众路英雄狼狈赶下山去。悬空寺里,令狐冲听方证、冲虚细数“葵花宝典”和“辟邪剑谱”的渊源,并约定在左冷禅三月十五日召集五岳剑派推选盟主之时,助令狐冲粉碎左冷禅的阴谋。没想到日月神教的四十口箱子里竟全是打手,此刻围住悬空寺,几人立刻陷入困境,生死悬于一线。另外一处,华山上张灯结彩,为林平之和岳灵珊举行结婚大礼,但不知为何,林平之显得心神不定,而岳不群则紧紧盯着林平之受伤的手。

  第三十三集

  令狐冲决定助任盈盈一臂之力,追上前去黑木崖的任我行、任盈盈、向问天等人,一路直奔黑木崖。 新婚之夜,林平之取出剑和一个布包,开门而去。来到石崖练功之处,林平之展开袈裟,忍痛自宫。岳灵珊醒来,发现林平之走了,心急如焚,而岳不群却知道林平之逃走去练“辟邪剑谱”了,也暂时不去追究。为了五岳并派之事,他命令华山众人赶快练习思过崖石壁上的剑法。 黑木崖戒备森严,任我行发起进攻,却没想到坐在殿上的东方不败是假的,黑木崖一片混乱,教徒面面相觑,任我行趁机收复教众,擒住杨莲亭。任我行、令狐冲等人逼迫杨莲亭去找东方不败。东方不败居住之地,竟是杜鹃似火,幽静雅致,而东方不败说话也是女子腔调,东方不败自宫练了“葵花宝典”,花房里充满了妖氛鬼气,东方不败与杨莲亭两人竟是情谊绵绵。因为童柏熊得罪了杨莲亭,东方不败举步之间就杀了他。众人围住东方不败,却是不敢轻举妄动。

  第三十四集

  任氏父女和令狐冲,向问天四人围攻东方不败,而东方不败却是面无惧色,手持绣花针,穿梭于众人的剑花之中,似乎游刃有余,而众人却连连受伤。情急之下,任我行对东方不败的心上人杨莲亭痛施杀手,让他分神。东方不败心神大乱,被众人诛杀,但是刺伤了任我行的左眼,“葵花宝典”在任我行手里化为碎片。 黑木崖殿内,任我行端坐教主之位,傲视众教徒,开始绞杀替东方不败卖命的人,一切似乎只是换了一个人而已。任我行提起任盈盈和令狐冲的婚事,令狐冲对任我行的所作所为甚为不满,决定先行离开,解决好五岳并派之事,任盈盈强作笑容,送别令狐冲。

  第三十五集

  封禅台上,岳不群处心积虑,终于等到了当上盟主的这一天,放声狂笑不已,宁中则也终于明白了岳不群为什么要把令狐冲弄得身败名裂,明白了为什么要她掩饰。这一切原来都是岳不群心中算计好的。

  第三十六集

  封禅台旁只剩下恒山派弟子,众人分头休息,一切宛如一场噩梦,令狐冲怎么也想不到岳不群变成了“东方不败”。林平之约余沧海来封禅台决一生死,为父母报仇。几日不见,林平之的剑法突变,招式诡谲毒辣,余沧海步步退守,性命危在旦夕。这时,岳灵珊赶到,传父命要林平之暂时放过余沧海,林平之转身便走。令狐冲、任盈盈大为恐怖,没想到又多出了一个“东方不败”。 余、木二人联手对付林平之,三人杀成一团,最后,林平之报得大仇,自己眼睛也瞎了,形同疯子。被任盈盈再次救下的岳灵珊不顾林平之恶言相对,依旧照顾着他。令狐冲,任盈盈目睹几天来的遭遇,对江湖血腥涯已生厌弃之心。

  第三十七集

  黑木崖大殿,任我行得知岳不群练了“辟邪剑谱”,一统武林的野心日益急迫,鉴于双方实力相持,他仍然没有放弃利用任盈盈和“吸星大法”的致命缺陷拉拢令狐冲的希望。岳灵珊得知林平之和父亲都自宫练剑,心如死灰。黑衣人现身,却是劳德诺,原来岳不群只让他拿到假剑谱,二人沆瀣一气,狼狈为奸。林平之想找岳不群报仇,竟举剑杀了岳灵珊。待令狐冲、任盈盈赶到,已是奄奄一息,岳灵珊此情不渝,反而要令狐冲照顾林平之。 宁中则目睹女儿之坟,心灰意懒,唯一的祈求是令狐冲能说服岳不群回心转意。令狐冲陪宁中则回到嵩山,向问天潜上嵩山,替令狐冲分析武林格局,劝令狐冲和任盈盈远走高飞,永离尘嚣;而不料岳不群设下毒计,陷害令狐冲,宁中则及时赶到,救下令狐冲。嵩山山坡,宁中则和令狐冲,任盈盈别过,令狐冲含泪望着师娘渐去渐远。

  第三十八集

  嵩山峻极禅院,岳不群焦急地寻找夫人宁中则。令狐冲仰躺在巨石上,听任盈盈吹箫,领悟了刘正风为什么要退隐江湖,他是多么希望和任盈盈过上宁静的日子。黑木崖上,日月神教散播令狐冲“梅庄”救人以及刺杀东方不败之事,并且要把副教主之位传给令狐冲。岳不群拜访少林,欲说服方证与魔教决战,方证大师为了武林众生,劝阻岳不群,但岳不群心魔已现,一场武林浩劫看来在所难免。令狐冲决定先到恒山,卸下掌门人之位,再行定夺。恒山派弟子从定逸和左冷禅的伤口推断定逸是为岳不群所杀,为报师仇,众弟子苦练功夫。令狐冲知道后,内心充满矛盾,十分痛苦。 任盈盈把令狐冲装扮成哑婆婆的样子,二人嬉笑一阵。任盈盈离开,出其不意地被悬空寺哑婆婆制住穴道。仪琳前来向哑婆婆叙说心事,没想到却是化装后的令狐冲,一番情意,尽被令狐冲听在耳中。而后,哑婆婆突然出现,并且还开口说起话来,逼迫盈盈舍弃令狐冲,并且要令狐冲娶仪琳为妻。原来这哑婆婆却是不戒和尚的妻子,也就是仪琳的母亲。仪琳知道此事后,非常气恼,却又无可奈何,母女相见,却是一场闹剧。

  第三十九集

  令狐冲帮助不戒和尚找到了失踪二十多年的妻子。任我行以副教主之位邀请令狐冲加入日月神教,令狐冲不从,双方约定一个月内在恒山见性峰上决一高低。令、任二人情意绵绵,却无法长相厮守。岳不群、宁中则等人回到华山,大红的“喜”字已见褪色,睹物思人,宁中则感伤不已。洞中,林平之、劳德诺二人艰难度日,二人同床异梦、各怀鬼胎,林平之决定上华山找岳不群报仇。 岳不群和任我行都把令狐冲当作自己的筹码,不知这一场血腥之战令狐冲能否化解?令狐冲回到恒山,带领众人练习武功,方证、冲虚委托风清扬之嘱,前来助阵,并且送来“易筋经”,替令狐冲化解“吸星大法”遗患。任盈盈心系令狐冲,几乎要与父亲决裂。赶来恒山与令狐冲相会,恰逢令狐冲建好竹舍一间,二人琴唱箫和,温馨融洽。岳不群以助阵为名,前来恒山,试图造成各大门派和魔教对立之势,使令狐冲身不由已。令狐冲瞧破他的阴谋,劝岳不群先除掉自己的心魔。岳不群见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劫持了任盈盈。

  第四十集

  华山上,岳不群把五岳剑派的人召集前往思过崖演练石壁上的武功,准备对付日月神教,并要用任盈盈血祭五岳剑派前辈,以此明誓,宁中则阻拦,被制住六道,关在柴房。令狐冲只身赶到华山,救出师娘,前往思过崖。林平之在劳德诺的引领下来到思过崖找岳不群寻仇,眼睛瞎了的林平之根本不是对手,瞬间,两人就死于非命,令狐冲救出任盈盈,与宁中则道别,岳不群追杀而至,宁中则万念俱灰,挥剑自杀而亡。岳不群忽然发现自己的武功根本杀不了令狐冲。 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岳不群胁迫五岳剑派众人攻打日月神教黑木崖总坛,任我行被岳不群一剑刺死。任盈盈为除江湖恶魔,扑向岳不群,令狐冲举剑跟上,激烈混战,岳不群终是不敌,令狐冲欲放他一条生路,让他自己醒悟,岳不群却施暗算,令狐冲用“吸星大法”制住岳不群,仪琳和几名华山弟子举起仇恨之剑,刺入岳不群体内,报了师仇。喧嚣的江湖宁静起来,仪琳接任恒山掌门之位,令狐冲和任盈盈琴唱箫和,共奏“笑傲江湖”,夕阳如醉,二人纵意江湖,无所牵拘。

5.jpg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来吧!激活码,全互联网最大的游戏福利平台,唯一微信号:u9newgame


争做转播第一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评论读取中...

已经有评论0条,共0人参与,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