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故事背景

[挑战编辑部]已跟帖条,共0人参与2011-5-13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夜芯幽燃

  第二十一集

  庄外,向问天接出任我行,紧随任我行狂奔而出。江南四友从昏迷中醒来,拿着自己心爱的宝贝,关上大门,也是狂奔而出。洞中令狐冲苏醒过来,却看到自己被锁在铁链上,莫名其妙,大骂江南四友。 任我行重见天日,复仇心切,正好遇见日月神教元老童柏熊和薛香主,杀了薛香主,少林寺中,任盈盈根本不知道令狐冲已经下山,强烈要求见令狐冲一面,方证大师出于无奈,告诉任盈盈实情,并且告诉她江湖上传言她的父亲任我行也已经重现。心急如焚的任盈盈马上下山寻找二人,这都让前来拜访的陆柏瞧在眼里。关押在牢中的令狐冲无意中习得任我行留下的“吸星大法”,而“江南四友”中的黑白子心怀叵测,一心想学到任我行的“吸星大法”,令狐冲心生一计,欲利用这个机会逃出牢狱。

  第二十二集

  陆柏告知左冷禅任盈盈在少林寺以及任我行重出江湖之事,左冷禅欲借此事引发江湖大火拼,从中坐收渔翁之利。为剪除异己,杨莲亭开始大动杀手,残忍杀害不听话的教徒。 重现江湖的任我行来到云南,不期遇见五仙教,从蓝凤凰口里得知和爱女情投意合的令狐冲竟是救了自己而被关在牢里的令狐冲,为了防止东方不败加害令狐冲,任我行快马加鞭,赶回“梅庄”救令狐冲。 关在牢里的令狐冲习得“吸星大法”,却正好医治体内混乱的真气,武功大增;前来套取“吸星大法”的黑白子反而被令狐冲擒住,令狐冲和他交换服装,逃出牢狱。这时,日月神教派鲍大楚、桑三娘前来探听任我行虚实,没料到出了牢的令狐冲返回紧随其后,而任我行和向问天也前来救令狐冲。魔教众人发现里面只有全身瘫痪的黑白子,冲出溶洞,任我行狂笑不已,挡住他们的去路。

  第二十三集

  令狐冲认出了任我行,二人也是惺惺相惜当得知任盈盈身陷少林寺,令狐冲心急如焚,赶往少林寺。 江湖上各旁门左派准备围攻少林寺,方证大师来书请求五岳剑派援救。岳不群非常气恼,把这一切都归罪于令狐冲。 离开了任我行的令狐冲遇见“潇湘夜雨”莫大先生,得知了任盈盈和少林寺的恩恩怨怨,为任盈盈一片深情所感动。莫大希望令狐冲到五霸冈,约束众多绿林好汉,看能否挽转局势,消弭一场武林浩劫。令狐冲谢过莫大,直奔五霸冈。五霸冈上,江湖各旁门左派汇集,商议上少林迎接任盈盈,但各路人马,群龙无首,一片混乱。令狐冲及时赶到,联络各路英雄,令狐冲被选为盟主,主持大局,迎取任盈盈。

  第二十四集

  令狐冲带领各路英雄前往少林寺,路遇武当山掌门冲虚道长,二人比剑,令狐冲险中取胜。令狐冲从冲虚道长那里得知任盈盈已经下了少林寺,但恐怕那些绿林英雄不肯善罢甘休,倍感压力。 河南境内,任盈盈驱马快弛,路边野店,“冀北三雄”想要暗害任盈盈,因被识破,恼羞成怒,“冀北三雄”率领十几个手下向任盈盈发起进攻,任盈盈寡不敌众。千钧一发之际,任我行、向问天及时赶到,救下任盈盈。父女相见,相拥而泣,情不能自已。各路江湖好汉把少林寺围得水泄不通,令狐冲约法三章,率领众英雄井然有序地进到寺里,却发现人去楼空,连一个和尚的影子也见不到。

  另一面,当岳不群等四人赶到少林寺,方证,冲虚,定逸,左冷禅,余沧海,天门道长,莫大先生已在山下恭候多时。原来,方证大师为了避免和令狐冲一干人发生正面冲突,全寺撤退。没想到左冷禅暗中利用机会,挑拨离间黑白两道,把令狐冲等人困在少林寺,欲待天黑之后,施以火攻,消灭山顶上的各路好汉,除去心头大患。此刻,任我行、任盈盈、向问天为救令狐冲,驱马快弛,直奔少林寺。困在少林寺的令狐冲等人举手无措,无意中发现少林寺的秘密通道,全部安然下山。左冷禅的诡计落空,气恼不已。

  第二十五集

  群雄下山,欢天喜地,各自道别。令狐冲决定再上少林寺,等候任盈盈的消息。各大门派的人返回少林寺,见千年古刹完好无损,更加佩服令狐冲的人品,只有岳不群冷淡无言。 上山前来救令狐冲的任氏父女、向问天在少林寺大殿与前来的各大门派之人分庭对抗,相持不下。任我行遭受十二年禁闭,此刻褒贬人物,指点江山,如入无人之境。最后,双方约定,三战两胜,若任我行一方赢了,可以立刻下山;输了,就必须在少林寺呆上十年,不问江湖是非。岳不群连下杀手,被令狐冲所伤,师徒二人情义已断,反目成仇,岳不群恼羞成怒,一脚踢得跪着的令狐冲鲜血直喷。令狐冲万念俱灰,晕倒过去。野外山洞中,任盈盈关切地注视着昏迷的令狐冲。待他醒来,任盈盈笑若桃花,令狐冲痴痴凝视。洞外,向问天正在帮助任我行疗伤,任盈盈和令狐冲也加入进去。

  第二十六集

  各门派即将离开少林寺,左冷禅四处出走,游说五岳并派之事。岳不群辞别方证大师,与左冷禅一起下山,二人各怀主意,共同商讨五岳并派,对付魔教以及令狐冲之事。与此同时,左冷禅又暗中安排人员跟踪华山派,想夺取“辟邪剑谱”。岳不群在少林寺的行为惹起宁中则不快,拍马急驰而走。岳不群追上宁中则,巧言粉饰和令狐冲当日比剑情形,反倒好像他是一片苦心,宁中则半信半疑。他们的对话都让在雪地里给任我行疗伤的令狐冲听到了,却苦于有口难言。随后,落在后面的岳灵珊和林平之看见野地中的四个雪人,十分好奇,停了下来,畅谈婚姻之事。令狐冲怅若有失。正沉醉在幸福中的岳、林二人被十几个伪装成魔教教徒的嵩山派弟子包围,捉住林平之,欲对岳灵珊非礼。令狐冲怒火填膺,从积雪中跃起,瞬间拔剑击杀了所有暴徒。岳灵珊和林平之谢过令狐冲,驱马前行。任盈盈心生妒嫉,刺杀岳灵珊,令狐冲徒手握住剑锋,鲜血直流。二人一片真情,又都是心高气傲,不免常有黯然伤神之事。任我行驱除体内“寒冰真气”,见女儿和令狐冲一番情意,想教令狐冲打通经脉,调理吸星神功的缺陷,但要他答应加入日月神教,令狐冲决计不从,任盈盈紧张地关注二人情形,害怕父亲改变主意,加害令狐冲,猛击烈马,令狐冲骑马飞奔而去,晶莹的泪珠从任盈盈眼中滴落。

  第二十七集

  恒山无色庵里,左冷禅假传魔教去福建争夺“辟邪剑谱”的情报,要恒山派前去援助,定逸师太害怕是左冷禅借机除掉恒山派,但为了不留下话柄,加紧演练“恒山剑阵”,准备出征福建;悬空寺里,在夕阳逆光中,仪琳显得圣洁而清丽,前来向哑婆婆道别,诉说心事,她怎么也不能忘怀和令狐冲在一起的惊险而幸福的日日夜夜。这些都被躲在门外的不戒和尚听见了,他剃光了田伯光的头发,扮成一个和尚,并且用“销魂断肠散”要挟田伯光去保护仪琳和众尼姑。田伯光迫于无奈,前来恒山。 令狐冲在客栈巧遇新官上任的福州泉州府参将吴天德,心生一计,换上吴天德的服装和装备,扮成一个参将。福州城内,林平之拍马飞奔,直奔福威镖局,岳灵珊紧紧追随。福威镖局已是一片苍凉,满目疮痍。目睹故宅,林平之报仇雪恨之心更加强烈。岳不群心怀鬼胎,要岳灵珊时时注意保护林平之,不要远离。

  第二十八集

  任盈盈扮作风尘女子,千里赶来寻找军官打扮的令狐冲,“冀北三雄”不明令狐冲来历,不敢动手,动身前往二十八铺等候恒山派。任、令二人都是满怀心事,忧心忡忡。向问天突然来访,逼迫令狐冲帮助任我行除掉东方不败,任盈盈害怕二人冲突,拔剑直逼向问天,令狐冲跳下窗户,拍马直奔二十八铺,田伯光趴在屋檐上,把这一切都瞧在眼里。 林平之冒着大雨,躲躲闪闪,急奔向阳巷老宅,一个黑影紧随其后。令狐冲赶到二十八铺,“冀北三雄”假扮土匪,赶跑了镇上所有的人。等恒山派众人来到小镇,街上冷月高悬,空无一人,鬼影绰绰,显得诡秘而凄清,恒山派弟子个个神秘失踪,定逸认为是魔教所为,十分气愤。扮作军官的令狐冲救出仪琳及众弟子。陆柏贼喊捉贼,嫁祸于魔教,并且乘人之危,胁迫定逸赞成五岳并派,定逸临危不惧,断然拒绝,粉碎了嵩山派的阴谋。凶险之时,令狐冲赶到,用“吸星大法”赶跑陆柏和“冀北三雄”。令狐冲带着定逸、仪琳前来接应被救出的恒山弟子,大屋里却是空空荡荡,了无一人。令狐冲不由得心中一片迷惑。远处一些黑影正朝镇外撤退,定逸、仪琳朝外追去,一条黑影紧随仪琳,看到这一切,令狐冲目瞪口呆。

  第二十九集

  林平之一心想找到“辟邪剑谱”为父母报仇,岳灵珊劝阻不了。中秋之夜,林平之来到向阳老巷,岳灵珊紧紧跟随,但是怎么也找不到“辟邪剑谱”。酒醉之后的令狐冲也来到此地,左冷禅派来的“白头仙翁”卜沉和“秃鹰”沙天江紧随林平之。明月当空,卜沉和沙天江取得一件袈裟——“辟邪剑谱”,正欲逃走,被令狐冲截下。令狐冲正瞧着古怪的袈裟,却被人背后暗算,晕倒过去。 醒来之后的令狐冲却不见了袈裟,有口难辩,又有嵩山派前来寻仇,岳不群几欲对令狐冲施以杀手,宁中则和岳灵珊拼命阻拦。令狐冲为了不连累众人就和嵩山派的人一起出了福威镖局,恰遇恒山弟子路过,欲救令狐冲,反遭暗算,最后还是令狐冲击退了陆柏。定逸师太当面质问陆柏二十八铺事件,陆柏哑口无言,突袭仪和,令狐冲不得已,使出“吸星大法”,救了仪和。岳不群气急败坏,令狐冲无言以对,定逸师太替令狐冲解脱。不料,劳德诺拔出长剑,直指定逸。

  第三十集

  恒山弟子六把长剑,猛刺劳德诺,划破劳德诺长衣,从中掉下“紫霞神功”,众人大吃一惊。左冷禅一边安排“冀北三雄”剪除恒山派,一边命令劳德诺继续探听“辟邪剑谱”下落。 一黑衣人欲杀林平之,岳灵珊询问杀他的凶手,林平之看着岳不群,眼里充满着恐惧。岳灵珊驱马追上前去救仪琳的令狐冲,要他交出“辟邪剑谱”,令狐冲知道多说无益,要她等待真相大白之日,把玉石宝剑还给了岳灵珊。前行的令狐冲和田伯光遇到遭受“冀北三雄”围攻的恒山派众人,制服“三雄”,他们道明这一切都是嵩山派掌门人左冷禅安排的,众人气愤不已。随后,定逸师太把情况告诉岳不群,要他多加小心,岳不群决定重返华山为林平之和岳灵珊完婚。

4.jpg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来吧!激活码,全互联网最大的游戏福利平台,唯一微信号:u9newgame


争做转播第一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评论读取中...

已经有评论0条,共0人参与,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