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奠那对真心的男子 笑傲汉子的恋曲

[挑战编辑部]已跟帖条,共0人参与2011-6-1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我是一个使刀的,不过只要我愿意出剑,三招之内我就可以搞掂不戒。

  一个人能做成某件事却故意抑制自己的能力,这是成熟的表现,

  我相信这比抑制自己的打飞机还要艰难——在十八岁之前我经常努力想控制自己每月自渎的次数却始终未能做到。

  我不愿出剑还有另一个原因,因为那个人——以前我曾经苦苦追求的东西最终并没有结果,所以能轻易办到的事我故意不去做它,我以为这能对命运安排的困境表示嘲弄。

  这些年来我的名声渐渐好起来了,因为我跟那个人在华山绝壁上进行的三天三夜的决斗载入了《笑傲江湖》的传奇中,

  我与他之间的友情令我在小说中博得了义薄云天的硬汉形象。在宋都西市的瓦肆里,说书人有传唱田某故事的多个版本,

  如《伯光历险记》、《侠骨丹心田伯光》、《笑傲之田伯光大传》、《伯光与我娇妻二三事》等等,

  而《笑傲江湖》是最烂、新闻失实最多的一个版本——首先我在绝壁上使用的便不是刀,而是剑,那是我第一次使剑,也是最后一次。

  没有人比男人更懂得欣赏男人,令狐冲的孤傲与潇洒,天下唯我能尽得其味。我难以抑制对他的好感,我们谈论剑法,谈论音乐,谈论几十年前在这崖顶风清扬与独孤前辈的风流韵事,后来我们还谈到了《笑傲江湖》。

  十八岁那年我受《笑傲江湖》曲的吸引,开始跟踪那奏曲的人,他们是一对**汉子。他们惊天动地的爱情后来酿成了巨大的悲剧,在封建卫道士面前他们自刎以祭奠这段可歌可泣的相爱,人性解放史应该记上他们的名字,他们俩一个叫刘正风,一个叫曲洋。

  而我不知道我是否也是一个悲剧,我因为《笑傲江湖》而跟踪他们,但后来我已分不清:陶醉我的东西,到底是琴声还是他们俩的相爱。他们的对话清越遒劲、潇洒脱俗,丝毫不带委靡的儿女之色,而又蕴涵着无限的相知相惜之情。

  我始终是怯懦的,我没有再跨出一步,中年的田某心甘情愿地跟随着和尚和尼姑漫无目的地追寻和漂流,我的剑法足以让我独步天下,然而我只是一个使刀的。

  整个故事其实很简单,二十年前我被琴声所吸引,开始跟踪刘曲二人,在他们的濡染下我也成了一个**者。(是的,我是一个**者)我爱上了令狐冲,在华山顶上合力参透了独孤剑的玄机,我放弃使剑,成全了令狐冲。

  这就是《笑傲江湖》最大的秘密,《笑傲江湖》是一本关于两个男人的故事;刘正风和曲洋,令狐冲和田伯光。

  二十年后,风霜满面的我在驿路夕阳下像一条狗仓皇行走时,令狐冲已经凭着独孤九剑扫荡江湖,成就了一代大侠的霸业。

  而田伯光还只是一个使刀的,我就是田伯光,今年三十八岁。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争做转播第一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评论读取中...

已经有评论0条,共0人参与,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