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巨恶 不是东方不败原来是左冷禅

[挑战编辑部]已跟帖条,共0人参与2011-5-28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三,任我行

  任我行虽然声名不佳,但见多识广,为人豪爽。梅庄地牢,令狐冲与其初次相遇,便对其过人的机智不胜佩服。而再一次在梅庄与任我行正式会面,更是被其豪迈的谈吐所折服,[颇信英雄处事,有不能以常理测度者]。但有一件事,任我行的机智没有体现出来。少林寺与左冷禅打嘴仗,拿“虫蚁牛羊”的生命指责左冷禅,未免欠缺些力度。十二年前的任我行是一片空白,没有交代什么事迹,但与左冷禅及岳不群的恩怨,却由来已久。

  任我行与左冷禅之间的恩怨,说不上谁是谁非,估计还是谁也不服谁,一番较量下来,左冷禅回去苦研武功,而任我行则苦思“吸星大法”“反噬”的解决方法。任我行与岳不群的恩怨,应该是性格方面的因素。从其欣赏宁中则慷慨豪迈这点来看,任我行还是是非分明的,事实也证明任我行的判断,是正确的。

  黄钟公对任我行的评价是,[性子暴躁,威福自用]。而从其出牢狱之后的两点表现来看(一是听到上官云那些肉麻的话有些反感;一是重掌日月教主后,本打算阻止属性的跪拜),任我行对下属还是比较随意的。十二年前的他,既不需要下属“跪拜”的繁文缛节,也不需要下属阿谀奉承的“颂扬”。

  但受了十二年牢狱之苦的任我行,心灵有些扭曲,最终还是笑纳了属下的“跪拜”与“颂扬”。而他平“五岳派”,挑“武当派”,灭“少林派”的野心,也是这个时候滋生的。如果不是有令狐冲与任盈盈这层因素,估计被他擒获的峨嵋女弟子,个个得送命。只是他的宏伟蓝图,最终还是“无疾而终”。任我行招才纳贤的领导方式有些欠缺,最起码对令狐冲这样的浪子,不应该采取胁迫的手段。本身令狐冲就对日月教有成见,再加上天生一副‘牛脾气’,自然不会接受邀请。

  野心指数:★★★★

  作恶指数:★★★★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争做转播第一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评论读取中...

已经有评论0条,共0人参与,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