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东方,唯我不败之东方不败

[挑战编辑部]已跟帖条,共0人参与2011-5-19 来源:游久论坛  作者:杏斩风


看大图

  令狐冲脑中灵光一闪,一个名字脱口而出:“就叫诗诗!”

  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愣住了。

  东方不败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盯着被令狐冲握着的手。

  令狐冲这才发觉,赶忙松开了手。

  连声道歉:“……对不起,姑娘。如果你不喜欢这个名字,我看你一身红衣,就叫你红衣姑娘。你说好不好?”

  东方不败轻轻点了点头。

  令狐冲开朗地一笑,道:“看来你不是听不懂我的话,只是不能说话。那我以后就叫你红衣姑娘!”

  以后?他们两个,能有以后么?

  令狐冲,他总是要离开的。

  东方不败没有说话,只是伸手端起放在床边的一碗水,递到令狐冲面前。

  “多谢姑娘。”

  令狐冲欠身喝水,干燥的喉咙得到滋润。他的眼睛一直盯着东方不败。

  “水是好水,要是能换成酒就更好了!姑娘,你这里有没有酒?”

  东方不败忽然笑了。面上的轻纱被微微地吹动。

  好一个酒鬼!

  说到酒,令狐冲的手就不自觉地摸向腰间。他忽然面色一变,叫声“糟了”,便撇下东方不败从床上窜了出去。可是转眼间他又窜了回来。

  “姑娘,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在哪里把我捡回来的?”

  虽不知令狐冲要干什么,东方不败还是带着他回到他被冲上岸的地方。

  令狐冲在那一片海岸风一样地跑着,他在找东西,一个原本系在他腰上的东西,一个系了三年的东西。终于,还是给他找到。

  “哈哈哈哈……”他开心地大笑着,把那东西在衣服上蹭干净、用双手高高捧起。

  阳光下,那东西闪闪发亮。

  东方不败眼睛不花,他一下就认出了那是什么。

  他呆呆地望一会儿,随即转身而去。

  令狐冲斜眼看到红衣姑娘离去,展开轻功,几个起落追了上来。

  “姑娘,你怎么急着走呢?姑娘!姑娘!”

  跟了几步,才发现原来这红衣姑娘步伐快得惊人!

  “姑娘,你也会功夫是不是?姑娘!姑娘!你到底听不听得懂我?姑娘!”

  令狐冲竟然就这样“姑娘姑娘”的一路叫回了茅草屋。

  日薄黄昏,倦鸟归巢。

  金黄的余韵笼罩成一片暧昧,在红色衣裳上镀上一层邪媚。

  黑发,瀑布一样披散,益发显得东方不败的高挑袅娜。

  他稳稳端坐于石凳上,明眸半阖,手中轻轻摇晃着一个酒壶。意及庸懒。

  他的唇边,噙着一抹笑,轻轻的,像在回味……

  “喂,我的酒啊!你这算什么意思啊!把我的二窝头喂湖里的鱼!”

  “好酒啊!哈哈哈……”

  “美酒也要品者高,大家都是酒道中人。我叫令狐冲……”

  ……

  “姑娘!姑娘!红衣姑娘!”

  回过神来,才发现令狐冲不知何时坐到了自己旁边。

  “你在想什么?这么出神!我叫了你好几声都没反应。”

  东方不败微微红了薄面,将酒壶抛给令狐冲。

  令狐冲打开瓶塞、闻了闻,随即将酒大口地灌入口中。

  畅快地喝了几口,他又把酒壶抛回给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接过,不喝,只是摆在桌上。

  戴着面纱怎么喝呢?

  令狐冲诧异地挑起眉,道:“姑娘,你既然不喝酒,为什么要存着这么好的酒?难道是为你丈夫准备的?难不成你是有夫之妇?”

  东方不败哑然失笑。

  原来真的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这么多年了,令狐冲的思维模式竟与三年前一模一样。

  他说的话,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

  令狐冲看得有些呆了。他心中也在想,为什么红衣姑娘的笑是那么的熟悉?

  他忽然游久:“姑娘,为什么你的酒壶和我的酒壶长得这么像?”

  东方不败怔住,视线放在令狐冲腰间的酒壶上——也就是他在岸边找到的东西,和他一起被海水冲上了岸。没想到,那东西,他还带着。

  仍然沉默,只是淡淡地笑笑。

  令狐冲接着道:“姑娘,你知不知道,不单是这个酒壶,就连你的眼睛,也十分地像我以前认识的一个人。可惜他……”

  眼睛里的痛苦一闪而过。攥起的拳头也有意识地放开。凄凉一笑道:“是我害他的,是我……”

  东方不败握了握令狐冲的手,面上表情未变,还是笑着。

上一页 [1]... [6] [7] [8] [9] [10] [11] [12] [13] [14] 下一页

来吧!激活码,全互联网最大的游戏福利平台,唯一微信号:u9newgame


争做转播第一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评论读取中...

已经有评论0条,共0人参与,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