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东方,唯我不败之东方不败

[挑战编辑部]已跟帖条,共0人参与2011-5-19 来源:游久论坛  作者:杏斩风


看大图

  虽不知令狐冲要干什么,东方不败还是带着他回到他被冲上岸的地方。

  令狐冲在那一片海岸风一样地跑着,他在找东西,一个原本系在他腰上的东西,一个系了三年的东西。终于,还是给他找到。

  “哈哈哈哈……”他开心地大笑着,把那东西在衣服上蹭干净、用双手高高捧起。

  阳光下,那东西闪闪发亮。

  东方不败眼睛不花,他一下就认出了那是什么。

  他呆呆地望一会儿,随即转身而去。

  令狐冲斜眼看到红衣姑娘离去,展开轻功,几个起落追了上来。

  “姑娘,你怎么急着走呢?姑娘!姑娘!”

  跟了几步,才发现原来这红衣姑娘步伐快得惊人!

  “姑娘,你也会功夫是不是?姑娘!姑娘!你到底听不听得懂我?姑娘!”

  令狐冲竟然就这样“姑娘姑娘”的一路叫回了茅草屋。

  日薄黄昏,倦鸟归巢。

  金黄的余韵笼罩成一片暧昧,在红色衣裳上镀上一层邪媚。

  黑发,瀑布一样披散,益发显得东方不败的高挑袅娜。

  他稳稳端坐于石凳上,明眸半阖,手中轻轻摇晃着一个酒壶。意及庸懒。

  他的唇边,噙着一抹笑,轻轻的,像在回味……

  “喂,我的酒啊!你这算什么意思啊!把我的二窝头喂湖里的鱼!”

  “好酒啊!哈哈哈……”

  “美酒也要品者高,大家都是酒道中人。我叫令狐冲……”

  ……

  “姑娘!姑娘!红衣姑娘!”

  回过神来,才发现令狐冲不知何时坐到了自己旁边。

  “你在想什么?这么出神!我叫了你好几声都没反应。”

  东方不败微微红了薄面,将酒壶抛给令狐冲。

  令狐冲打开瓶塞、闻了闻,随即将酒大口地灌入口中。

  畅快地喝了几口,他又把酒壶抛回给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接过,不喝,只是摆在桌上。

  戴着面纱怎么喝呢?

  令狐冲诧异地挑起眉,道:“姑娘,你既然不喝酒,为什么要存着这么好的酒?难道是为你丈夫准备的?难不成你是有夫之妇?”

  东方不败哑然失笑。

  原来真的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这么多年了,令狐冲的思维模式竟与三年前一模一样。

  他说的话,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


看大图 

  令狐冲看得有些呆了。他心中也在想,为什么红衣姑娘的笑是那么的熟悉?

  他忽然游久:“姑娘,为什么你的酒壶和我的酒壶长得这么像?”

  东方不败怔住,视线放在令狐冲腰间的酒壶上——也就是他在岸边找到的东西,和他一起被海水冲上了岸。没想到,那东西,他还带着。

  仍然沉默,只是淡淡地笑笑。

  令狐冲接着道:“姑娘,你知不知道,不单是这个酒壶,就连你的眼睛,也十分地像我以前认识的一个人。可惜他……”

  眼睛里的痛苦一闪而过。攥起的拳头也有意识地放开。凄凉一笑道:“是我害他的,是我……”

  东方不败握了握令狐冲的手,面上表情未变,还是笑着。

  令狐冲也笑了,他的手忽然伸向红衣姑娘的面纱。

  “可以让我看看你的脸么?”

  东方不败一掌挡开,身子向后飘去。以恼怒掩饰惊慌,斥责令狐冲的无礼。

  令狐冲只是哈哈一笑,并不在意。

  “姑娘,你听得懂我的话,却故意不回答。面纱之下必定是国色天香,却不愿示人。你身怀绝技,却一个人住在这渺无人烟的荒岛之上。你能不能告诉我,为的是什么?”

  忽而他又感慨起来:

  “罢了、罢了!你可能有你的苦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每个人都有。”

  顿了顿,他又是玩世不恭的样子:

  “姑娘,我和你一见如故。这么多年了,也一直没有可以说说心里话的人。今天你可不可以听我说一次?”

  不待东方不败回答,他就开始自顾自地说起来。

  “我本来是华山派的弟子,后来遇到了一些变故,就和几个师弟商量着要退隐江湖。我本打算带着小师妹去牛背山归隐,但是在途中又遇到了变故。人生的变故总是很多,只是我碰上的几次都特别严重。”

  “你知道日月神教吗?我刚好就认识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的女儿任盈盈。盈盈是个好姑娘,我本来是很喜欢她的。呵,先不说这个。反正就是那么凑巧,我和师妹去牛背山的路上刚好赶上日月神教的教变。教主任我行失踪了半年多,副教主东方不败夺取教主之位,残杀了不少不服从他的教徒。这本是日月神教教内的事,我打算退隐江湖,本不想趟这一池浑水的。可是……”

  “我忽然认识了一个在水边戏水的红衣姑娘,就像你一样的……后来我又找到盈盈,再后来……说来也奇怪,我本来是想去找东方不败的,结果却在屋子中又碰到了她!我还撕坏了她绣的一条龙。我当时跟她说,一条龙变成两条龙,龙配龙,这凤该吃醋了……哈哈……”

  “姑娘,你在听吗?”

  “算了,算了,干嘛跟你说这些……”

  晃了晃头,拿起桌上的酒壶,一口气喝了个精光。

  他忽然兴致大起,随手捡了树枝做剑,借醉舞了起来。

  一时间,剑气四起,扫落叶,卷飞花,惊归鸟,动罗裳。

  东方不败自始至终都静静立在一旁,任风拂动一头青丝。面纱系得紧,只是微微波动,并不曾被掀开。

  剑气森逼人,当可断青丝!

  青丝断好续,情思断难接……

  终于,默默地转身,走入屋中。

  只笑天作弄,恨不生为女儿身!

  原以为是:

  天予大任,赐我神功。日出东方,唯我不败!

  却原来,只是彻头彻尾的一个大笑话!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4] 下一页

来吧!激活码,全互联网最大的游戏福利平台,唯一微信号:u9newgame


争做转播第一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评论读取中...

已经有评论0条,共0人参与,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