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东方,唯我不败之东方不败

[挑战编辑部]已跟帖条,共0人参与2011-5-19 来源:游久论坛  作者:杏斩风

 


看大图

  “不管你是谁,我们之间不说情意,只有仇恨!”

  黑木崖一战,他说的话,犹在耳边。当时,他的左边,站着任盈盈,右边,站着小师妹。

  他说,他要为同门师弟报仇!

  平日死水一般的心湖,每每在想起他时,总是会掀起滔天巨浪。

  现在,他竟又再度出现在自己眼前。

  叹息一声,对自己说,大概,这全是命。

  手中轻轻摇着羽扇,为软塌上昏迷的人散去湿热。

  心念转动之间,自己已将他带了回来。

  细细端详多年不见的面孔,他还没有变,仍然是那样英俊、那样张狂,只是,尚未及而立的他,两鬓竟染了白霜——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看来,他还是没能退出江湖。大概,是娶了任盈盈、做了任我行的女婿了。这样,他就不得不留在江湖中了。那么,这次他的出现,是巧合、还是……

  想到他可能成婚,心中不禁刺痛起来。

  过了大概半个时辰,令狐冲微微呻吟着醒来。

  睁开眼,看到的,是一个面带红纱的美丽女子——眉目之间,竟是异常的熟悉!

  就像那一个,三年多来,没有哪一刻能忘记的、骂他负心的人!

  那场混战之中,小师妹、盈盈、他和东方不败,四个人一同落下黑木崖。他先救起了小师妹和盈盈,然后想也没想的,飞扑下去,抓起了东方不败胸前的衣裳。

  东方不败的眼睛里充满了怨与愤恨!

  他道:“你们这些负心的天下人,何必救我?!”

  是么?是么??竟是天下人负了他一人!

  “我只是要问你……那天晚上跟我一起的是不是你?!”

  但是,他只是冷冷地回道:“哼,我不会告诉你,我要你记得我,让你后悔一辈子!”

  话音未落,他胸前的衣裳已因负重而撕裂。

  就像一只断了线的纸鸢,东方不败直直地往下坠去!

  令狐冲心中狂喊的,是不要!他不要他死!!

  所以,不顾小师妹和盈盈的呼喊,在没有抓住任何绳带的情况下,他再度飞身扑向他,伸臂将他揽在怀中。

  “告诉我,你是诗诗!!”

  明明知道东方不败杀死了自己的六位师弟,明明知道那一晚与自己共渡的若不是他、整个事情对自己会更好,可是为什么……在心底,令狐冲,渴望着,自己温柔地抱过的、拥有过的,是这个垂死的男人?!

  可是,东方不败没有回答,他只是,只是对令狐冲绝望又妩媚的一笑,然后用尽最后的力气把他打上悬崖。

  这个被天下人负心的男人,竟是用这种方式来报复!

  尔后不久,任我行光复日月神教,要赶尽杀绝,连他和小师妹也不放过。盈盈亲自把他们送上了去扶桑的船。她说,只有离开中原,去扶桑,他才能真正的退出江湖。

  东渡扶桑,本以为,可以远离中原的恩恩怨怨。但是,夜夜梦回,却总是那个人的一颦,一笑;总是忘不了,当自己的剑,刺入他的胸膛时,他脸上不可置信的心碎;总是会记起,他一个人,孤独地坠落崖底前,执著的眼神。


看大图

  三年了——

  悄然地,告别了小师妹,他坐上了回中原的商船。

  三年了——

  他想回去黑木崖,再看一看,那一场残梦。

  没想到的是,途中,竟遇上了海难。

  很幸运,他似乎总是很幸运,竟然会被人救起。

  恍惚中,竟把眼前的红衣姑娘与东方不败的影子重叠在一起。

  也不知哪来的力量,他一把抓起那姑娘的手。

  东方不败惊得想缩回,却发现令狐冲的腕力似乎比以前更惊人了。

  不能说话——一如当年在海边邂逅,一说话,就会曝露自己的身份。虽然,事过境迁,令狐冲可能早忘了他的声音,但他也不想冒这个险。

  所以,挣扎不开,也只能惊惶地睁着眼睛,任他握着。

  “我叫令狐冲。姑娘你闺阁芳名,方便告诉我吗?”

  一开口,声音沙哑的不像话,却是与当年问的一般无二。

  东方不败咬着唇,轻轻摇了摇头。

  令狐冲恍然一笑,道:“姑娘,难道你听不懂我的话?还是有什么不便之处?”

  继而又道:“那我干脆送你一个代号吧,叫、叫……”

  东方不败睁大眼睛,紧紧地盯着他,恍若又回到了三年前。三年前在海边,自己不说话,他也是这样说的。只是,当时自己略施小技,逃掉了。

  令狐冲脑中灵光一闪,一个名字脱口而出:“就叫诗诗!”

  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愣住了。

  东方不败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盯着被令狐冲握着的手。

  令狐冲这才发觉,赶忙松开了手。

  连声道歉:“……对不起,姑娘。如果你不喜欢这个名字,我看你一身红衣,就叫你红衣姑娘。你说好不好?”

  东方不败轻轻点了点头。

  令狐冲开朗地一笑,道:“看来你不是听不懂我的话,只是不能说话。那我以后就叫你红衣姑娘!”

  以后?他们两个,能有以后么?

  令狐冲,他总是要离开的。

  东方不败没有说话,只是伸手端起放在床边的一碗水,递到令狐冲面前。

  “多谢姑娘。”

  令狐冲欠身喝水,干燥的喉咙得到滋润。他的眼睛一直盯着东方不败。

  “水是好水,要是能换成酒就更好了!姑娘,你这里有没有酒?”

  东方不败忽然笑了。面上的轻纱被微微地吹动。

  好一个酒鬼!

  说到酒,令狐冲的手就不自觉地摸向腰间。他忽然面色一变,叫声“糟了”,便撇下东方不败从床上窜了出去。可是转眼间他又窜了回来。

  “姑娘,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在哪里把我捡回来的?”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4] 下一页

来吧!激活码,全互联网最大的游戏福利平台,唯一微信号:u9newgame


争做转播第一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评论读取中...

已经有评论0条,共0人参与,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