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东方,唯我不败之东方不败

[挑战编辑部]已跟帖条,共0人参与2011-5-19 来源:游久论坛  作者:杏斩风


看大图

  本来每天在太阳落山后,他都要去岛上的某一个地方洗澡的。今天因为令狐冲的突然来到,不得不推迟了洗澡的时间。但是,不管多晚,他都要去洗一洗身子,因为不管他武功多么的高、思想多么的复杂,他都不会喜欢自己脏兮兮的样子。更何况,今天非但为了救令狐冲出了一身汗,还弄了一身的酒气。所以,他更要洗一洗。

  那个地方,其实就在茅草屋倚傍着的小山背面,但是被高高的茅草包围,算是很隐蔽。那有一池清清亮亮的活水,总是很干净的样子。

  人在洗澡的时候,可以想很多事。好像人在光着身子的时候,比在人穿着衣服的时候更能认清自己。因为人性最原始的部分,是不能用衣服遮掩的。

  现在,除了肩部以上,东方不败整个人都在水中了。他一头又长又亮的黑发已被水浸湿,全部从右肩顺到胸前,随着急促的呼吸起伏。白皙的后颈整个暴露在空气中,与墨染般的青丝相互映衬。

  妖娆若此,更胜春光。

  他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打出两道小小的阴影,红唇丰润异常,柔软的鼻翼随着呼吸轻轻扇动,整张脸已经用池水打湿,水珠顺着精致的下巴滑下、滴入池中,犹如出水芙蓉。

  在月光下,好似出浴的女神。

  他是这样的一个男人,这样的一个男人阿……

  拨开垂在右胸前的如云秀发,甩至身后,大半截散在了水面上。左手撩起些水抹上右肩肩窝下的部分,水流滑落,洗不去的,是一道伤疤。伤疤不是很长,因为是一剑刺入造成的。剑能有多宽呢?只是,那一剑刺得太深。

  他真的恨!

  恨令狐冲的负心!

  可是,他为什么没有杀他?为什么?

  如果不是对令狐冲的一时心软,他现在只怕已经带领三万大军逐鹿中原、倾倒明王朝。

  他本来也不是感情用事的人,虽然被刺了一剑,也照样可以杀了他的敌人。

  他挥刀自宫,苦练葵花宝典,为的是称王称帝、以苗治汉,光耀苗族,建立千秋万代的功业。他的野心很大,也从来不否认自己对权利的狂热,要不然他何必大费周张地制住任我行、党同伐异,牺牲如此多的日月神教教众?

  他也绝不是心慈手软之辈,猿飞日月夜探葵花宝典所在,他毫不犹豫地送他下了地狱。所有背叛他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他不惜牺牲,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不服他的人。不管牺牲多少,他都不在乎,也从不后悔,为的,就是实现皇图霸业。好不容易,他踩着无数人的白骨,蹬上了最顶峰,成功已经在即,为什么却……

  他付出的已经太多太多,根本没道理、也决不会功亏一篑!

  可是,只是一个令狐冲,只是一个令狐冲!

  可笑!真是可笑!!简直太可笑了!!

  哈哈哈哈哈……

  东方不败忽然狂笑起来,池边的草都齐刷刷地倒了下去,池水也被激起几丈高。

  当他终于停下来的时候,池水从天而降,将他笼罩其中,无数水珠溅入他眼中,又扑漱漱地流出……

  人说高处不胜寒,可是现在的东方不败已经不在高处,已经完全隐没在了谁也探知不到的最底层,为什么他依然觉得孤寂?依然觉得冰冷?

  在三年前,别人是怎么说他的?心狠手辣、诡计多端、深不可测,还是老贼、苗狗?哼,汉人骂他是苗狗,苗人骂他是叛徒。他不在乎,因为他知道“公道不在人心,是非在乎实力”。只要他掌握着大权,只要他夺得天下,所有人的都会服服帖帖地趴在他的脚下。

  那个时候,他是多么的高高在上,庳睨一切!他的成功本来也是近在咫尺了的!可是,如今呢?

  ……

  没有后悔。如果后悔了,以他更胜从前的武功,他随时可以返回中原,再夺教权。杀任我行,根本是轻而易举的事。

  只是,他已经死过一次。他已经不是从前的东方不败,充满了野心,充满了霸气。在被令狐冲刺上一剑的时候,那个东方不败就已经死了。活下来的,只是一个满心嫉妒与怨恨的普通人。

  哀,莫大于心死。

  他的心本已如死水,不起波澜。独自苟活于海上孤岛,是一种逃避,也是一种重生。

  上天若执意待他东方不败不公,他又何必再苦苦追寻?

  三年了,他早已没有任何奢望,早已习惯了一个人的清静。然而为什么要在他已经习惯了一切之后,再让令狐冲出现?

  难道他东方不败的命运合该要受到如此的作弄?

  这正是:情缠痴情者,天笑恨天人。

  次日清晨,令狐冲在阵阵食物的香味中醒来。

  他睁开眼,看见原来红衣姑娘正在烤鱼。

  他哈哈地笑了几声:“好香啊!姑娘,你每天都吃这些东西吗?”

  东方不败看令狐冲一眼,一声不作,随手把一块绢帕扔进一个盛满了水的木盆里,示意令狐冲洗脸。尔后继续专心地烤鱼。

  “姑娘,我觉得叫你红衣姑娘名字太长了,叫姑娘又太生疏,不如我以后就叫你红衣,你说好不好?”

  有什么好不好的?嘴长在他身上,他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喽。

  把烤好的鱼递到令狐冲手中,东方不败起身离开。

  自己早就吃完,算着令狐冲也差不多该醒了,又烤给他。

  很久,都没像昨夜一般的情绪波动了。

  从水池回来,辗转于软榻之上,一夜无眠。

  回忆的闸门已经打开,往昔就像洪水一般,止不住的汹涌出来。

  也是时候整理一下了。

  三年来,免不了想起令狐冲,但也只是一种怀念,不会有太多的奢望,爱恨情愁也就全当它随风飘逝了。毕竟,没试过爱人,更没试过爱人爱那么久。

  可是,回忆中的人忽然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一时之间,千头万绪,竟不知该如何自处了。

  “哎、姑娘,不对,应该是红衣,不管你是谁吧,这么好吃的鱼,你不吃吗?还是你怕我看见你的脸,所以不吃。要不这样,你吃的时候我不看你,这总可以了吧?”

  令狐冲拿着鱼跟上东方不败,絮絮叨叨地。

  反正是大白天,他倒是很无所谓地跟进了茅草屋。

  一进去,他就看见摆在地上的刺绣及许多线轴。他拾起一块,在阳光中抖开,上面绣的是一只蓝色的小雀,翘首于枝头,金黄的小嘴,晶亮的圆眼珠,羽毛根根可见,翅膀微开,做欲飞之状,当真是栩栩如生。又拿起其他的来看,具都是些花鸟虫鱼之类。

  令狐冲笑道,状似无意:

  “这花鸟绣得都是栩栩如生,小巧可爱。你现在不绣龙了吗?”

  龙?

  龙么……早就不绣了。

上一页 [1]... [6] [7] [8] [9] [10] [11] [12] [13] [14] 下一页

来吧!激活码,全互联网最大的游戏福利平台,唯一微信号:u9newgame


争做转播第一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评论读取中...

已经有评论0条,共0人参与,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