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东方,唯我不败之东方不败

[挑战编辑部]已跟帖条,共0人参与2011-5-19 来源:游久论坛  作者:杏斩风

 


看大图

  本来是酒不醉人人自醉,更何况东方不败这样一个武林高手,更加不会因为这样半壶酒就醉倒了。但他就是醉了。

  他本来是席地而坐,一条腿平伸出去,另一条腿支起,未持着酒壶的手臂就搭在支起的腿上,像白玉一般的修长的手自然地下垂。他用的兵器,本来只是绣花针,所以他的手一直是那样完美的眩目。在月光的映照下,闪烁出晶莹的华泽。

  但现在他的姿势却变了。

  他已经侧过身,半趴着,慢慢地靠近躺在地上的令狐冲。他一直空闲的那只手已经放在了令狐冲的脸上,并开始轻轻地描摹令狐冲的样子——从飞扬浓黑的剑眉、掩在眼皮下的明亮眼睛、刚毅挺直的鼻梁,轻轻地点了一下鼻头,继而故意绕过紧抿的双唇、直接来到了青湛的下巴,停在那里用指背摩挲了一小会儿,然后又滑向安静沉睡着的喉结,同样的,他也在那里停留了一小会儿才继续向下。

  无声的叹息了一下,东方不败沾着香冽酒气的红唇压向了手指没有触及的那一小方诱人之地。第一次,只是轻轻地碰了一下便离开。第二次,他忍不住伸出舌头沿着唇线轻舔了一圈,继而用牙齿轻轻啃咬润泽的唇瓣。

  他的唇吻也已经离开泛着亮光的唇瓣、再从对下巴着迷的啃咬轻舔中脱离,最终吮上了令狐冲的喉结。

  “唔!”

  令狐冲忽然模糊不清地呻吟了一声,脖子不自觉地向后仰起。仅此而已,他没有醒。

  东方不败却在这一刹那间从意乱情迷中清醒过来,他喘息着抬起头,嘴和手都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令狐冲的身体。

  他在干什么?

  侵犯令狐冲?!

  是的、是的!他想侵犯眼前的这个男人!可是他凭什么?现在的他,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他凭什么?!

  东方不败脸上的红晕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他面如死灰地盯着令狐冲,心中一时千头万绪。

  他想起,神功初成的那一日,他彻底从男人变成了“女人”,不仅仅是外表,就连声音也变成女人的。恰恰是那一日,令狐冲来找他,因为世事难测心中苦闷找他喝酒聊天。他也终于可以开口跟他讲话,可是他用女人的声音引诱令狐冲做了什么?

  东方不败再也不愿意想起!可是那些会让他发狂的事却偏偏发狂地在他的记忆中复活!

  他先是问他的爱妾诗诗:“你真的愿意为我死么?不用死,我要你代我陪令狐冲一宵。”

  然后他对令狐冲说:“……你进来吧。”

  掩上门,他又警告诗诗:“……别让他认出你是假的!要让他永远记得我!”

  再然后发生了什么?发生了什么??

  他利用诗诗绊住了令狐冲,自己则去找任我行一决雌雄。

  结果他得到了什么?得到了什么??

  诗诗,诗诗……你虽忠于我,可是我却没有办法感激你!

  令狐冲啊令狐冲,你虽负心于我,我却没有办法恨你!

  东方不败,你又是个什么东西?什么东西?既做不成男人,也做不成女人!

  东方不败,你算什么?!

  三年来的沉寂,为这突来的触动积蓄了难以想象的力量。

  一瞬间,他已是泪流满面!

  悲哀像洪水一样将这个寂寞的人吞没、席卷!

  但是他不能在离令狐冲这样近的地方爆发,他压抑着叫嚣着要脱口而出的悲鸣,猛然站起身,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从令狐冲身边逃离。

  转眼之间,他的整个人已没入了令人惊恐的漆黑夜色中。

  他需要的,是发泄和冷静!

  暗夜的孤岛,总是有轻轻的、细细的、让人觉得心安的虫鸣。

  一声又一声的……虽然声音不大,却是非常的清晰,若是浅眠的人,兴许还会被它们吵醒。

  像令狐冲这样耳目灵敏的高手,似乎永远都不能睡一顿安稳觉。

  香炉里的迷香在他身上的作用好像并不大,所以东方不败刚走,他就被虫鸣声吵醒了。他睁开眼睛,双瞳在月光下灼灼发亮,一点也不像是刚从睡梦中醒来的人。又或者说,他一直都没有睡着。毕竟,像他这样的人,装睡也不是件难事。

  他轻轻地蠕动了几下嘴唇,没声音地念了一个名字,然后又闭上眼睛。这次,他是真的要一觉到天亮了。

  东方不败又去了哪里呢?

  他没有跑得很远,既没有钻入树林,也没有奔向海边。他去洗澡了。

上一页 [1]... [6] [7] [8] [9] [10] [11] [12] [13] [14] 下一页

来吧!激活码,全互联网最大的游戏福利平台,唯一微信号:u9newgame


争做转播第一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评论读取中...

已经有评论0条,共0人参与,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