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东方,唯我不败之东方不败

[挑战编辑部]已跟帖条,共0人参与2011-5-19 来源:游久论坛  作者:杏斩风


看大图

  东方不败自始至终都静静立在一旁,任风拂动一头青丝。面纱系得紧,只是微微波动,并不曾被掀开。

  剑气森逼人,当可断青丝!

  青丝断好续,情思断难接……

  终于,默默地转身,走入屋中。

  只笑天作弄,恨不生为女儿身!

  原以为是:

  天予大任,赐我神功。日出东方,唯我不败!

  却原来,只是彻头彻尾的一个大笑话!

  天上月,遥望一团银。夜沉风渐紧,吹散月边云。凭空冷照,照见负心人。

  令狐冲侧卧在软草上,身旁放着他的酒壶。

  他的身边本来有一堆火,现在夜深了,没了燃料,火自然也就灭了,只剩下几缕淡淡的青烟,摇摇摆摆地散在空气中。

  海上湿气重,虽是炎夏,在这样一个小岛上,晚上也是湿冷得很。更不要说蚊虫的叮咬。

  但令狐冲是个男人,所以他不能和“红衣姑娘”同处一室。索性他功夫也不差,睡在屋外也不会害感冒。

  他仿佛睡得很熟很安稳,他的嘴边甚至还带着一抹笑,想是做了什么好梦。

  可是东方不败却没有睡着。火熄了之后,他就从屋中走了出来。

  面纱早已经除去,红衣褪下,换了白色的寝衣。浓云不绾髻,素面未上妆。

  他的手里拿着一件轻裘和一个驱蚊的小香炉,轻轻地为睡着的人盖上、轻轻地放下香炉。

  月亮从灰云中挣出,无声息地把光亮撒在令狐冲的脸上。

  在这样一个荒岛之上,令狐冲竟然心安理得地住了下来,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难道他也不担心任盈盈?也不担心小师妹?

  东方不败忽然也想喝点酒了,所以他索性席地坐了下来,自腰间解下酒壶,对月独饮起来。

  酒气和炉香自然一同钻入了令狐冲的鼻子,但是他却不会醒来,因为炉子里并不是只装了驱蚊的香料。

  东方不败喝得很快,他把酒壶悬空,将酒倾入口中。喝的多,洒出来的更多。未及入口的酒全顺着嘴角流下,沿着羊脂般柔滑细嫩的修颈悉数没入衣中,湿了胸前。

  他忽然有些醉了,脸颊染上一层淡淡的红晕。不仅如此,他胸口的起伏也忽然变快了。

上一页 [1]... [6] [7] [8] [9] [10] [11] [12] [13] [14] 下一页

来吧!激活码,全互联网最大的游戏福利平台,唯一微信号:u9newgame


争做转播第一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评论读取中...

已经有评论0条,共0人参与,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