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情恶搞:令狐冲与林平之的爱情

[挑战编辑部]已跟帖条,共0人参与2011-3-24 来源:  作者:

 

  福威镖局被灭门,总镖头独子林平之辗转投靠到了华山派门下。在那里他见到了道貌岸然的师傅岳不群,充满英气的师娘宁女侠,娇俏活泼的岳灵珊,一群嘻嘻哈哈没个正经的师兄弟……以及大师兄令狐冲。

  住下的第一天,岳灵珊便一直围着他打转,缠在他身边。林平之觉得这个女人真的很讨厌。

  亲人们的肢体支离破碎,散落四处。一夕之间满门倾覆,血流成河……他的心里充满了悲愤,他的心里只想着报仇!即便林平之多少能猜到岳灵珊的少女情怀,但他的心根本不在她身上。

  他宁可独处或和大师兄令狐冲在一起。

  大师兄长的很平凡,淡而纤长的眉,清俊的眼薄薄的唇,很容易让人忽视。不像他天生的面如敷粉,俊俏风流。

  可是到华山的第一天,众多师兄中他记得最牢的就是这个大师兄。

  那天,令狐冲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对仍沉浸在灭门伤痛中的他说∶“从今往后,华山便是你的家,我们都是你的亲人,你不会再孤单。”

  漂亮话谁都会说,连傻瓜也会笑,偏偏令狐冲的笑让他瞬间失神恍惚,令狐冲的话让他特别想放声大哭。

  滔天的恨满腔的仇,却在令狐冲的一笑一语间散成水雾,虽然萦绕不去,却能减轻他的压力和痛楚。林平之觉得,自己似乎真的能在这里,在这个有令狐冲在的华山派里重新拾回失去的温暖。

  一天晚上,林平之甩开岳灵珊的纠缠,干巴巴地跑到令狐冲的房里。一坐就是大半夜,一句话未说,只是安静得坐着。令狐冲什么都没有问,只是默默的陪着他一杯接一杯地喝下那解愁的杜康酒。

  林平之的酒量不错,只是现在的他需要一醉方休。在醉眼迷蒙中,林平之面前浮现出爹爹严厉的脸孔,娘亲慈祥的面容,最后一一化为眼前这张毫无特色却一笑醉人的大师兄的脸庞。

  林平之笑了,开怀大笑。只因他看到了大师兄醉态可掬的模样,令狐冲并没有让他失望。

  令狐冲的酒量很一般,偏偏嗜酒如命。

  他头晕目眩地趴在桌上,问他∶“你笑什么?什么东西那么好笑?”

  林平之笑着回答∶“我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只是除了笑我不知道还能有什么表情。”

  令狐冲微微抬起头,又问他∶“那你哭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什么事情让你哭的这么可怜?”

  林平之愣了愣,抬手一抹眼角,果然是湿的。他张了张口,一时答不上来。

  “喝酒!”令狐冲不再看他,拎起酒坛,咕咚咕咚又是几大口下去,不过大半洒在了衣襟里。“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林师弟,今夜你我只管痛快地喝酒,有什么烦恼事明日再说。”

  月儿西斜,已过三更。

  最后两人醉得东倒西歪。令狐冲是真的醉了,醉的人事不知,却犹自抱了个酒坛不肯放。林平之也醉了,不过他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借酒壮胆,他把令狐冲抱到了床上,合衣侧身躺下,紧紧揽住了那具温热的躯体,拼命汲取从那边传过来的阵阵暖意。

  他附在令狐冲耳边轻声道∶“我笑,是因为有了你,流泪,却是害怕再度失去。如果你离开我,我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所以,永远都不要抛下我,别让我对你失望。”

  说着倾身在那张薄薄的湿润的唇上印上蜻蜓点水般的一吻,拉过被子盖住两具相拥的身体,沉沉睡去。

  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一晃过去数月。

  那夜醉酒之后令狐冲开始逐渐疏远他。林平之少年骄傲,放不下身段像个娘们似的去追问缘由。

  后来,养了只野猴儿的陆师兄偷偷告诉他,其实大师兄喜欢小师妹已经很久了。以前小师妹一直和大师兄在一起,两人还自创了‘冲灵剑法’,但自从林平之来了之后,一切都变了。小师妹便不大理睬大师兄,每日只和林平之厮磨在一处,大师兄为此黯然神伤。

  告诉他这些内情时,陆师兄的口吻显然带着责怪的意味,林平之听懂了,他很生气。他不气这个师兄为令狐冲打抱不平,他气自己睁眼瞎,居然没有察觉